《十年》

The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諾汀漢大學

英國諾汀漢大學的夕陽

如果那兩個字沒有顫抖,我不會發現我難過,怎麼說出口,也不過是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~陳奕迅‧《十年》

這是《十年》這首歌的開場白,整首歌也就是這句歌詞,讓我有種「心有戚戚焉」的感覺。

大學同學曾經對我說過:「關於愛情,我沒有發言權」。雖然這是很嚴厲的指控,但我承認,對於談戀愛、處理感情上的問題,我的確是沒有說話的份。不過,在聽到《十年》這首歌卻讓我想起了一段往事。

記得國一那年,還是個清純男孩的我,跟坐隔壁的女生十分談得來,天南地北無所不談。雖然沒有「郎騎竹馬來,繞床弄青梅」的那般兩小無猜,不過年幼無知的我,似乎有那麼一點喜歡上他的感覺,但這份淺淺的情愫卻不敢對她說。

通常,連續劇演到這邊,為增加可看性,一定會有所轉折。果然,到了國二,她沒來由的就疏遠我,甚至跟其他的同學說我很討人厭,問了當時與他感情甚好的手帕交,她們也都不肯告訴我是什麼原因,而我自始自終,根本不知道我做了什麼事,讓她如此的反感,連朋友都做不成。

就這樣,國二那年整整一年,沒有再跟她說過半句話。當年職棒剛剛起步,同學之前常常討論職棒的話題,還記得,她心中的偶像是時報鷹的廖敏雄。每每看他到與同學熱切討論,正想湊過去參與,就看到她冷冷的側身離去。

到了國三,升學壓力勝過於一切,寄情教科書的日子,也讓我漸漸的忘卻令人傷心的感覺,直到了畢業前夕。當年,相當流行拿著一本充滿香水味道的厚厚筆記本,給同學相互傳遞,寫下「百事可樂」、「勿忘影中人」這類「俗又有力」的畢業祝詞,我也不能免俗的準備了一本。

傳著傳著,心中湧起了一個念頭,何不請他寫寫畢業祝詞。於是,我鼓起勇氣的走向她,說明來意後將筆記本遞給了她,她也收下了。當時的我心中有那們一點欣慰,一年多的不理不睬總算是有點進展了。

不過,正當我期待著能藉著寫祝詞的方式,打破這些日子來的沈默,誰知到老天爺很殘酷的將我狠很敲醒,這種感覺,猶如被雷霆打了一記耳光。

當祝詞本由另一位女同學(她的手帕交)手中交還給我,我懷著期待的心情打開了她所留言的那一頁。看完之後,就如同《十年》歌詞中所言:如果那兩個字沒有顫抖,我不會發現我難過。

筆記本上頭的字跡,很顯然的並非出自她的手。雖然那一頁滿滿的祝福簽署著她的名字,但我知道,那不是出自她的真心,他打從心底還是不願意跟我說一句話。既然如此,她早該在我將筆記本給她的時候,就狠狠的拒絕我,但他卻這樣傷了一個還抱著希望的男孩的心。

那天夜裡,我留下了傷心的淚,不甘心的將那一頁不誠懇的祝福撕了,讓它化做一團灰燼,隨著馬桶的流水流向不知名的遠方。

懷抱既然不能逗留,何不在離開的時候,一邊享受一邊淚流。雖然這段往事,算不上戀愛、也不能是分手,與《十年》這首歌的意境不符,但在聽完這首歌時,心中不免隱隱作痛,情人最後難免淪為朋友,那我呢?

—- 分隔線以下為舊站的迴響 2011-04-13 補充 —-

Google ChromeScreenSnapz053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隨筆, 詩詞歌賦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: Trackback URL.

Post a Comment

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*
*

  • 我閱讀過的書


  • 串連貼紙

   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會-午夜天常忘(分)會

   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-小心肝陣線聯盟

    網摘、引用、連結,不轉載

  • Met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