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老大帶逛史博館驚豔米勒田園之美畫展(下)

上一篇說到,在台灣欣賞到16幅米勒的作品,是一種奢華的幸福。

台灣何德何能可以讓米勒的真跡在台展出四個月?當然不是「馬上」就能來的,主要是因為奧塞美術館的米勒廳進行整修工程,加上許效舜王效蘭捐了一大筆歐元的維修經費,奧塞館方在經過長考之後,決定將館藏的16件米勒作品送到台灣展出。

奧塞美術館的19件米勒作品,除了3件粉彩作品較脆弱不適合長途跋涉,其他的16件全都到了史博館,這可說是「創舉」,法國館方第一次同時將米勒的2件鎮館之寶《拾穗》與《晚禱》出借到外國展出,這幾個月想要同時看到這兩幅名畫,請買機票到台灣來吧!(整個人驕傲了起來!台灣萬歲!)

上一篇提到過,巴比松畫派的畫作主題多為鄉村風情,加上米勒對於農人的關注,在上一篇我們已經看到《拾穗》與《晚禱》,我們在來接著看另一幅描寫農人的名作。

簸穀的男人最美麗

PWI82388

套一句網友常用的問句:有沒有人有奧塞美術館不是收藏原作的八卦?答案是當然有,就是這一幅《簸穀者》。

蝦米!這樣奧塞美術館是在裝笑為嗎?當然不是!

米勒最早在1848年時繪製《簸穀者》,描寫農夫拿著畚箕使勁搖晃篩選小麥的過程,後來這件作品下落不明,於是米勒在晚年時期,再次重新繪製了相同的主題,奧塞美術館收藏的正是晚年米勒重繪的版本。

大家一定很好奇,那原作到哪兒去了?米勒最早畫的《簸穀者》原作幾經流轉,在美國的一處小閣樓中被發現,畫框上還有1848年米勒參加沙龍展的編號,這幅畫最後被英國倫敦國家畫廊給收購,想看的人,可以約一約到倫敦看,要不然就先看網路找到的小圖過過乾癮。

The Winnower

大家看出端倪了嗎?從這兩張畫作,我們可以看出米勒畫風的轉變。

之前提到過,巴比松畫派的畫家,善用紅黃藍三原色吸引大家目光,米勒當然也不例外。在《簸穀者》的原作,農夫穿著藍色工作褲、頭戴紅色頭巾,將金黃色的麥穗高高拋起,用色相當鮮艷。

再看看重繪的《簸穀者》,農人紅色頭巾不見了,藍色工作褲也沒有那麼鮮艷了。我們由此可以看出,米勒早期畫作中,強調三原色,畫作呈現較高的彩度,晚年的畫作中,或許是因為心境的轉變,畫作呈現的彩度明顯降低許多。另外,比較兩幅《簸穀者》的構圖,我們也可以知道,米勒確實擅長描寫農村生活,也真真實實地將自己的生活經驗反映在畫作中。

《簸穀者》原作的創作時間,米勒才剛開始接觸人物肖像畫、裸女畫,對於人體的比例、構造還不是相當熟練,加上當時的米勒可能務農的時間尚短,所以在農人的動作描寫上,就沒有《簸穀者》重繪版那種歷經滄桑的感覺。

我們換個方式來看吧:原作中的農夫,看起來沒有太多的簸穀經驗,雙腳重心微微前傾,使用畚箕的力道也不會掌控,將小麥拋得老高。再看看晚年重繪的版本,畫中的農夫經過歲月的歷練,簸穀的重心往後傾了,使用畚箕的力道也不再使用蠻力,呈現出一付游刃有餘的樣態。

米勒的作品中,大量的關懷農民生活,也因為如此,他的畫作被保守派認為蘊含著革命火花,所以米勒參加沙龍展,就時常碰壁。

酷酷嫂美青姐最愛牧羊女

315301

米勒務農的這段期間,畫了許多跟牧羊女有關的畫作,史博館這次展出的作品,至少就有3幅是以牧羊女為主題的畫作,而這一幅《紡紗的牧羊女》正是我們偉大的酷酷嫂周美青最愛的一幅。

後來的藝評家多半認為,米勒畫作中的牧羊女,是以他的女兒為範本,將女兒日常生活放進畫作主題當中。豬老大之前一直提到,米勒的作品不僅反映農民的生活,更有一份宗教情懷。那牧羊女能有什麼宗教情懷咧?聖經上說:眾生是羔羊、上帝是牧者,所以囉,米勒作品中能看到的動物,除了羊還是羊….XD。(好啦,這一段是我掰的,隨便聽聽就好!)

對了,聽超級導覽員曾淑芸老師說,周美青參觀當天,她根本沒看到她最愛的這一幅畫作,因為保護她的閒雜人等、維安措施太多了,所以她只能欣賞撿麥片跟馬鈴薯欠收…真囧。這也就是說:看畫千萬不能夠帶保鑣啊!

談完了美青姐的最愛,來談談我最喜歡的牧羊女吧。(羞)

8078

在米勒的眾多牧羊女畫作中,這一幅《牧羊女與羊群》是最有名的,畫作中的主角牧羊女,利用牧羊的空檔織毛線,但因為米勒使用逆光技巧,讓人不容易看清楚手部細節,不仔細看,以為牧羊女正在禱告,在加上天空雲層灑落一絲陽光,讓整幅畫顯得莊嚴。我之所以比較喜歡這一幅,正是因為那種雲破天開,光線灑落的莊嚴感。

嗯,我上網找的圖片有點失真,可能無法體會那種感覺,大家還是花點錢去看看原作吧,畢竟機會難得啊!

我愛鄉村 鄉村風景好

paysage

之前提到過巴比松畫派擅長繪畫鄉村風景,米勒當然也不例外。這一幅畫《春天》是畫商向米勒訂購四幅以「四季」為主題的畫作之一,米勒是在巴比松畫室中,望著窗外的風景而完成這一幅畫。

米勒晚年的畫作彩度明顯降低,但這幅晚年完成的《春天》中,卻又看到相當豐富的色彩,一般相信是受到了印象派崛起的影響,在畫作中使用「筆觸分離」的技法,將不同的顏色層層疊疊畫上去。

《春天》這幅畫作讓我特別感動,畫作中可以看到近處剛下過雨,一切宛如新生,遠處的雨還在下,樹下還有行人在躲雨,天空右邊還有我最愛的「雲破天開處」,看到這裡,你有沒有聞到一股剛下過雨的那種泥土味呢?

好了,就帶大家逛到這裡吧,別寫太多,爆雷爆太多,會害大家沒有新鮮感!

—- 分隔線以下為舊站的迴響 2011-04-12 補充 —-

Google ChromeScreenSnapz030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增廣見聞, 生活隨筆 and tagged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: Trackback URL.

One Trackback

Post a Comment

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*
*

  • 我閱讀過的書


  • 串連貼紙

   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會-午夜天常忘(分)會

   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-小心肝陣線聯盟

    網摘、引用、連結,不轉載

  • Met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