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年一覺蘋果夢

image

2002年6月,我剛退伍,得知蘋果日報將在台灣創刊,很興奮的投了履歷到編務中心、副刊中心編輯還有資料室,等了許久,只有副刊中心回信,請我去參加考試,然後,就在當時的員工餐廳(現在變成攝影棚了),考了一份筆試,據說聯合晚報消費組記者聚在一起討論也搞不定的一份考題。

大概是因為太菜了,加上那份考題真的是難(到底是誰出的題目?),所以遲遲沒有收到錄取通知,本來以為就此無緣吃蘋果了,想不到當初投遞履歷時當備胎用的資料室,就收留了我。

這麼一待,9年過去了。

或許,後勤單位沒有在前線衝刺的各位大哥、大姊那麼辛苦,但,這九年來,還是拿了新鮮的肝,換來了兩年一次的GOT、GPT紅字。更慘的是,2009年,老闆說要讓新聞動起來,就這樣,影片進到資料室來了,大量的影片建檔工作,使得那一陣子,天天都是上班超過12小時,沒日沒夜的,就是要讓編輯部能夠在短時間內,找到他們要的影片資料。

身體不是鐵打的,持續一段時間的操勞,加上看影片用耳機聽聲音,新聞動起來的那年,我的耳朵不想動了,醫生宣判「突發性耳聾」,又因為錯失一週內就醫治療的黃金時間,右耳聽力受損,除了無法聽到高頻的聲音,永久性的耳鳴,就像是耳殼裡面住了一隻蟬,整天嗡嗡嗡地叫不停。

隔年,又不知道什麼原因,急性焦慮症突然找上我,那一陣子,總算是體會余祥詮的感覺,原來他不是裝出來的,人類真的會這樣!自己好像變成了一隻無頭蒼蠅,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睡也睡不好,吃也吃不下。我娘四處求神問卜,吃香灰、喝符水,什麼花樣都來了。最後,百憂解成了我的好朋友。

持續服藥一段時間,覺得一直靠藥物也不是辦法,後來開始運動、自己調適心情,慢慢的停止服用抗憂鬱藥物,一直到現在,好像也過得平平安安。

其實,剛聽到蘋果要賣掉了,有點淡淡的哀傷,九年,要當黃粱一夢,醒了就算了,但半殘的右耳,又這麼深刻地提醒著我,想不忘記,都難!

老黎,一路好走,喔,謝謝你上次幫我按電梯!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工作記事 and tagged , ,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: Trackback URL.

Post a Comment

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*
*

  • 我閱讀過的書


  • 串連貼紙

   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會-午夜天常忘(分)會

   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-小心肝陣線聯盟

    網摘、引用、連結,不轉載

  • Meta